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《鬼灭之刃》

鬼滅の刃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大雪封山,天地白茫。

少年炭治郎和他的家人,就住在山上。

家父早逝,弟妹众多,帮扶生计的重担,自然交由长子挑起。

炭治郎每天上山下山,奔波卖炭。

苦是苦了些,但一家人和美幸福,也别无他求。

好景会长吗?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△ " 幸福被破坏时,总是弥漫着血的味道。"

答案——

否。

这个世界,存在一种叫作 " 鬼 " 的可怖生物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一次外出期间," 恶鬼 " 袭击村子,炭治郎一家人惨遭屠害。

当他回到家中,只有妹妹存有一丝气息。

来不及崩溃,炭治郎赶忙背起浑身是血的妹妹,下山求救。

谁知——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半路上,妹妹突然暴起,露出獠牙,面目狰狞,张开嘴就朝他扑了过来。

是的,炭治郎世上唯一的亲人,落入了比死还惨的境地——

变成食人的恶鬼。

有鬼,当然就有以斩鬼为业的 " 鬼杀队 "。

才上路,炭治郎就碰上了鬼杀队实力高强的一员,义勇。

义勇的信念是——

鬼即是恶,必当斩之。

于是他拔刀挥向炭治郎妹妹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他遭到了炭治郎的顽强反击。

他发现,炭治郎的战斗天分,竟不简单。

再目睹了妹妹身为鬼,却能控制神智的奇异现象后,义勇决定," 救鬼 "。

义勇把炭治郎引见给了曾教导自己剑术的师傅,鳞泷。

因为义勇深知——

在这个恶鬼出没的乱世,只有变强,才有去保护他者、选择道路的资格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就这样,炭治郎带着昏睡不醒的妹妹,拜入鳞泷门下,从此,踏上斩灭恶鬼、找寻真相的旅程。

这就是《鬼灭之刃》的开幕。

简单说,在这部新番,你熟知的所有 JUMP 漫" 套路 ",统统不会缺席。

比如塑造饱满、个性、充满记忆点和反差魅力的一众角色。

像是炭治郎日后结交的两个同伴。

一个,人气颇高的 " 小橘 ",我妻善逸

平时又丧又胆小,遇到鬼甚至吓得躲在小孩子后面,根本不像是个通过试炼的猎鬼人。

但当善逸陷入沉睡,反而能发挥出强大的实力,运用 " 雷之呼吸 ",斩恶鬼于瞬息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另一个,暴躁猪猪男孩,嘴平伊之助

自小在山林生活,天生地养,兽性十足。

遇到谁都要跟对方 battle,直到有一方被干趴下为止。

但脱下面具,身材健硕的他,却长了一副 " 画女硬说男 " 的清秀模样,让人喷饭不已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比如早已是热血漫标配的,自成体系、高度风格化的战斗机制。

(在《鬼灭》,是各元素属性的 " 呼吸 " 法,以及由之衍生的各式剑术。)

以及,足以引发对镜模仿狂潮的、长大后回想又会令当事人感觉非常羞耻的——

" 大喊技能名字并搓招 "环节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△ 水之呼吸 肆之型 打击之潮

但。

最令 Sir 满足的,还是《鬼灭》保留了热血漫最经典、也最动容的桥段——

修炼。

每日重复几千次的挥刀、和师傅对招、在激流的瀑布下冥想、长跑躲避各种高难度障碍 ……

主角长时间反复忍受磨炼和痛苦,撕扯肉身。

像个笨蛋一样,通过自己的努力,切实地、一点一滴地变强。

再后来,又有如武侠小说情节,炭治郎得到了亡灵的指引,顿悟抵达剑术更高境界的要诀,成功劈开巨石,完成修行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亲眼见证这一完整过程的观众,总能从作者构建的这一极其纯真的理想主义世界中,汲取到让自己精神振奋、昂首再出发的能量

这就是热血存在的最大价值。

看似庸钝的善逸,在从师修行期间经常嚎啕大哭,不情愿地学来练去,也只学会了一招。

他没有就此放弃。

反而只专注于这一招,将这雷霆万钧的一闪,锤炼到极致。

最终,成功演化出连师傅和师兄都没有达到的新境界 " 柒之型 ",超越自身的极限,重创宿敌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想象今日现实,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,死磕到底,穷尽可能的朴素道理,早被多少 " 聪明人 " 嫌弃了。

对,这些元素和桥段,不新奇。

但依靠扎实的质量和合理的编排,外加名声响亮的制作公司飞碟社" 经费燃烧 " 式的浮世绘风格特效,全剧时不时就大放光彩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△ 结合作画和 3DCG 的 " 水之呼吸 "

漫画中后段,剧情完全展开。

大反派和他的亲卫队 " 上弦之月 " 悉数登场。

Sir 这才发现,这位新晋漫画家——吾峠呼世晴的功力,远超预想。

有部分读者诟病本作的节奏拖沓。

因为,作者总是不厌其烦地给每一个角色,不管是主角还是龙套,鬼还是人,一视同仁地设置回忆杀情节。

但你们又没想过——

这样近乎执拗的细腻描写,秉持的,其实正是和主角炭治郎视角重合的心理感受——

悲悯、温柔且平等。

炭治郎非常清楚,在鬼变成鬼之前,他们也都是普通人。

恶鬼响凯,在还身为人的时候,是一个失败透顶、作品无人欣赏的作家。

稿纸,被人随意践踏。

变成鬼之后呢?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当炭治郎在和他激斗过程中,还下意识地避开散落一地的稿纸时,响凯有所触动。

当响凯被炭治郎斩首,在消散之前,他还不忘询问炭治郎:

" 鄙人的 …… 血鬼术 …… 很厉害吗?"

当得到炭治郎肯定的回答时,他流下眼泪,满意地死去。

即便为鬼,他追求的,仍然是人性当中,被他人认可、尊重的满足感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这也是当义勇踩在鬼的遗物上面时,炭治郎郑重要求对方挪开脚的原因。

他们不是丑陋的怪物,只是悲伤且空虚、亟待解放的存在。

哪怕恶贯满盈,也一样不容他人肆意践踏。

而一味追求强大的 " 上弦 " 猗窝座,受主角团围殴濒死之际,却依靠骇人的意志强行复苏。

这时,他意外地回想起自己数百年前,尚为人时的记忆——

生于赤贫人家的他,每天,只能靠偷盗维生。

直到受到一位道馆馆主的关照,被收为门徒,猗窝座才渐渐走上人生的正轨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烟火盛放,馆主的女儿牵起他的手,羞涩地开口向他告白。

那时,他坚定地许诺道:

" 是,我会变得比任何人更强,一生保护你。"

如果是童话,到这里就应该完美收官了。

然而,这是个纯真但残酷的世界。

人类的幸福,在这个世界,实在太过短暂脆弱。

猗窝座视为珍宝的二人,相继遭遇不测。

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弱小,于悲愤中,接受了大反派的劝诱,化为凶鬼,无止境地追求强大。

猗窝座早已遗忘了所有过去。

所执的,却仍是尚为人时,遗留下的懊悔和不甘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就像此前从容赴死的鬼杀队队员,炼狱杏寿郎所言——

老去或死亡,都是人类这种短暂生物的美。

因为会老,因为会逝去,所以才无比可爱、珍贵。

所谓强大,并不只是针对肉体而言的词语。

哪怕肉身死去,绮丽的记忆,宝贵的意志,也都会传承下来。

拥有西西弗斯推石上山般的无望信念。

拥有想保护和珍视、却注定会远逝的人事物。

正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滥觞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所以,猗窝座在记忆复苏后,毅然选择自裁,结束了长达几百年的生命。

无非是他看清楚了,自己早已是一具失去灵魂的空壳。

伟大的鬼剑士导师 G.S.D 曾说过:

" 刀斩肉身,心斩灵魂。"

在一次事件中,一只小喽啰受命潜入到炭治郎的精神之核,帮助在外施法的主人夺走炭治郎的意识。

但当他发现,这是一颗宽广无垠的温暖内心时,他被真切地打动,选择不再继续与主角为敌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Sir 想,这也是《鬼灭之刃》一直尝试诉说的明理——

比外在的尖枪利刃更为强大的。

是善良坦荡、正直不屈的灵魂。

……

一直以为,夏天很快就会过去,热情很快都会远离。

你渐渐褪去幼稚,自诩理性,端坐在楼宇大厦里,精明地盘算金色的未来。

你很久没有疯狂地追一部剧或迷恋一部新番了,桌面上的手办也都落满灰尘。

可是,恍惚间——

你想起草帽海贼团离开阿拉巴斯坦时,背向薇薇公主,一齐高举画有 X 标志的左臂;

你想起终焉之谷,鸣人暴怒地尾兽化,却还是落败,倒地,不甘地注视佐助离去;

你想起英雄的象征欧尔麦特,身躯残破,形如木乃伊,手指缓慢却坚定地指向出久——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

△ " 去告诉全世界,你已经横空出世了。"

如今,《鬼灭之刃》在精气神上,完美地接过了这一棒,继续持剑向前,斩凶除恶。

其实你一直都知道的。

那些年少时的孤勇与热血,从来就不会真正平息。

《鬼灭之刃/鬼滅の刃》8.6分,燃到头皮发麻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